历史上中央政府有效管理西藏的又一批档案见证_文史_中国西藏网

历史上中央政府有效管理西藏的又一批档案见证_文史_中国西藏网
档案是最具说服力的前史回忆之一。近来,西藏档案馆约请区表里汉、藏、蒙、锡伯等民族的专家学者对保存于该馆几百年的蒙、满文前史档案进行会集收拾与翻译,将跨度达584年的1394件前史档案收拾、修正并影印、翻译出书。这批蒙满文前史档案的发布,使一部分尘封于蒙满文回忆中的前史展示于当下,具有重要的政治含义与前史价值。  一  自古以来,中国历代中心王朝关于现西藏区域内的政权或树立亲近的舅甥联系,或进行着有用的处理。元朝以来,历代中心政府一向致力于西藏当地的处理,在西藏设有处理组织、拟定规章或派员进藏督办;西藏当地行政区域的划定及其行政组织的设置和僧俗官员的任免、升降、奖罚、官阶等第皆听命于中心。每逢西藏当地呈现统治集团争权夺利的内争或教派之间乃至教派内部的严峻抵触时,都是由中心政府采纳方法予以停息。西藏当地举凡触及军事、交际等严重事宜,皆由中心政府一致处理。  此次发布的西藏档案收藏蒙满文档案首先是在元朝中后期西藏当地萨迦政权走向式微、噶举派支撑的帕竹政权兴起之际的部分内容。虽然所发布的蒙古新字八思巴文档案只要四件,然足以阐明元朝对西藏有用处理的状况。如:也孙铁木儿皇帝(泰定帝)1324年颁给类乌齐寺僧众的谕旨,就历数“成吉思汗、窝阔台皇帝、薛禅皇帝、完颜笃皇帝、曲律皇帝、普颜笃皇帝、硕德八剌皇帝”等历任皇帝所颁谕旨,强调在该寺院“青鸟使不得下榻,不得向他们(寺院)讨取铺马、衹应,不得征收地税、商税,不得在他们那里养殖牛马和猎兽”等。又如:1328年也孙铁木儿在逝世前还宣布录用斡色坚赞为当地税务官的谕旨,要求他“完结全部差发、站户、军户的地税、商税等方面的事宜”,并向他“颁发了大牌和玺书”等。即便到了元朝末年的1362年,元朝现已面临着多路农人起义军的冲击,元顺帝还向朵甘思宣慰司所辖的昌都一带宣布录用招讨司招讨使的谕旨,“兹委任云丹坚赞为察翁格奔不当地招讨司招讨使,以监督完结全部差发、站户、军户的地税、商税的征收等诸项事宜。”可见,元朝即便到了晚期政权不稳的时分,仍在牢牢地行使着对西藏的处理权。  在这批前史档案中,蒙满藏文合璧、满汉合璧的档案较多,单列蒙文档案也较为丰厚,还有一部分为满文、托忒文档案,其间首要部分是表现清代中心政府处理西藏的前史档案,这些档案反映了有清以来中心政府处理西藏的详细状况。1652年,清廷约请五世达赖喇嘛阿旺洛桑嘉措进京,封爵其为“西天大善安闲佛所领全国释教一般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并颁赐金册、金印,这以后,历世达赖喇嘛均须经中心政府封爵,成为定制。1713年,康熙皇帝又封爵五世班禅额尔德尼,颁赐金印、金册。由此确认了中心政府封爵班禅额尔德尼的准则。1720年,康熙皇帝以书有汉、藏、满、蒙四种文字的“当今皇帝万岁万万岁”的金字寿牌颁予七世达赖喇嘛。七世达赖喇嘛将寿牌供奉在布达拉宫顶层的殊胜三地殿中。后来,清廷又赐乾隆皇帝画像,画像挂在金字寿牌上方。每年藏历正月初一,达赖喇嘛都要率众僧俗官员向皇帝寿牌叩拜。这种礼仪后来成为西藏当地政府的定制。1751年,乾隆皇帝鉴于藏内发作珠尔默特纳木扎勒图谋暴乱以及其党徒杀戮驻藏大臣的恶性事情,遂撤销郡王独秉藏政准则,正式受命七世达赖喇嘛兼理藏政,建立噶厦处理日常政务。1792年,朝廷派福康安率清军入藏反击廓尔喀的侵略,安稳了西藏的政治局势。之后,福康安、驻藏大臣和琳等拟定了新的施政规章,商八世达赖、七世班禅一起上报乾隆皇帝核准后,颁发了《钦定藏内善后规章二十九条》。清朝后期,西藏屡次遭受帝国主义的侵略,但朝廷拟定的各项典章、准则,仍然在西藏有用地推广,驻藏大臣和清军仍不断被派驻西藏,当地政府的严重政务仍须禀告朝廷。  蒙满文档案经过选录250件清代皇帝诏书、21件皇帝上谕、44件中心政府有关组织及官员文书,清楚地记录了200多年来清中心政府处理西藏的状况,内容涵盖了许多严重前史事情。如:1651年顺治皇帝致四世班禅敕书清楚记载“等待龙年孟秋月与(五世)达赖喇嘛接见会面。……望(班禅)喇嘛尔敦请达赖喇嘛起程”的状况。又如康熙皇帝致五世班禅的敕书对准格尔祸乱西藏严峻呵斥:“策妄阿拉布坦无端潜派兵丁诛杀拉藏汗,破坏寺庙,遣散僧众……,贻误僧人学经,扰累图伯特大众……朕特遣皇子大将军王率大军,征伐准格尔贼,解救图伯特大众……”还有乾隆皇帝就处理廓尔喀侵藏遗患致八世达赖喇嘛敕书,用较大篇幅剖析事情发作之原因,清楚处理之方法等。再有档案中载明内阁军机场所拟招待十三世达赖喇嘛之礼仪及其方法,其间有“(十三世)达赖喇嘛抵京之日……由理藩部,请旨定时,召见达赖喇嘛……陛见之日,达赖喇嘛进殿门,圣主起立,达赖喇嘛恭请圣安,并叩谢恩赏,圣主站立受拜,问好……”等,此礼仪充分反映了当地领袖与朝廷皇帝的从属联系,更表现出中心政府对当地处理的严厉规制。  二  前史上,但凡朝廷发作的严重事情都会传谕各个当地。这批蒙满文档案最具共性的表现便是清朝皇帝针对全国的诏书一起也发往西藏,这就有别于以往所发布的只要涉藏的诏谕才发往西藏的前史档案,充分表现了清朝中心政府在严重事情上有必要辖地一体知晓、并发诏谕的国策。  更为重要的是,这次发布的收藏皇帝诏书,既是皇帝为国家大事公告全国臣民的重要文书,又是朝廷对全国各地实施德政教化的一种方式,这关于向边远当地民族地区传布处理国政、忠君爱民的观念与认识有着直接的效果。比方,收藏的由满蒙藏文书写的康熙皇帝遗诏就清楚明白地表现了这一观念和认识:“今朕年届七旬,在位六十一年,实赖六合宗社之默佑,非朕凉德之所造成的也。……念自御极以来,虽不敢自谓能推陈出新,家给人足,上拟三代明圣之主,而欲致海宇泰平,公民乐业,孜孜汲汲,当心敬慎,夙夜不遑,未尝少懈。数十年来,殚心竭力……为君者勤劬终身,了无歇息之日。如舜虽称无为而治,然身殁于苍梧;禹乘四载,胼手胝足,总算会稽。似此皆勤劳政事,巡行周历,不遑宁处……”这则遗诏追述历代先王处理全国之功劳,一起也传达了为君之道并道出了有为之帝王的甘苦,特别杰出了自黄帝以来几千年中华道统的一脉相承,既契合儒家思想,又不失致治之道。将此遗诏发布于边远当地民族地区的西藏,也向民族地区的政教人物道出了处理一个一致多民族的国家有必要君臣专心、共克时艰、仿效历代先贤行治国理政之道的前史经历。  在发布的收藏蒙满文档案中,还有一件用蒙文发往全国各地的《宣统皇帝即位诏书》,其间有几条适用于全国民生的谕旨:“全国之本农为重,各府州县,果有勤于播种,务本力作者,当地官不时嘉奖,以示鼓舞。军民年七十以上,著许一丁侍养,免其杂派差役。八十以上者,给与九品顶戴。九十以上者,给与八品顶戴。百岁以上者,给与七品顶戴。一百二十岁以上者,给与六品顶戴。百岁至一百二十岁以上者,均仍落款,给与建坊银两。遍地养济院,一切鳏寡孤独及残疾无告之人,有司留神,以时养赡,无致失所。”其间触及民生的内容,表现了清朝廷在困危之局中没有遗忘体恤民瘼的一面,将其颁行西藏,也反映出清王朝对边远当地各民族的天公地道。  三  历代中心政府对西藏的处理,都表现出其年代的特色。元朝差遣国师帝师处理藏事,遇乱则派兵征伐;明朝采纳“多封众建,召抚众王”等举动安慰藏地。清朝对西藏的详细处理,除在西部采纳“兴黄教以安众蒙古”的宗教安慰外,首要是差遣驻藏大臣与当地政教领袖精诚团结,同舟共济处理好藏内政教要务。  驻藏大臣准则是清王朝在总结了历代王朝治藏得失后依据其时的治边状况而拟定的。关于驻藏大臣在西藏的详细活动状况以及西藏政教领袖的咨文、奏折,在本次发布的蒙满文档案中总计有162件,其间包含着署理藏政的各个方面。  关于巡查、撤并卡伦方面。清代前期为防备准噶尔侵扰,在北部和西部设置了许多处卡伦,驻藏大臣对卡伦的巡防、安全直接担任,并依据局势的开展向朝廷奏报是否裁撤。在蒙满文档案里,有许多件触及这些方面的档案。如《驻藏大臣为严饬卡伦加强巡查防备事致札萨克台吉旺堆咨文》内称:“严饬卡伦防备事。查得,木什扎尔堪、琫哈里莫尔、阿哈扎克、顺图呼尔等地,皆为通往准噶尔之要道,故本年多派人驻卡。为巡查此等当地之卡哨,以尔为有经历之旧人而荐之,故尔于本月十五日动身前往巡查。此次巡查,必须逐个顺次检查,亲到展卡近边巡查,严加晓谕卡哨头人等。”  关于人事任免方面。蒙满文档案中的驻藏大臣文书有许多触及人事任免的内容,其间有一件《驻藏大臣为噶伦噶勒藏云丹恳求解任未获同意事致第穆呼图克图文书》非常形象地阐清楚驻藏大臣在任免西藏当地官员方面的威望。文书先是僧职噶伦噶勒藏云丹向摄政第穆呼图克图要求退休免去的恳求,紧接着便是第穆呼图克图对噶勒藏云丹的点评及其定见:“窃思,达尔罕堪布噶勒藏云丹,人好,一向秉公处理业务。今他年迈又有疾病,甘愿解去噶伦之职。能否将达尔罕号赐予其甥男之事恭请大臣处代奏圣主睿鉴。”然后则是驻藏大臣的终究决议,即“扎萨克喇嘛噶伦噶勒藏云丹借年迈之口呈文恳求解任其噶伦职,惟噶伦职处理业务联系严重,今虽然六十岁,身体尚属健康,并非患病不能举动。再加上公班第达世人还处理业务,著噶勒藏云丹养好身体,再处理业务对公事更为有利。如至确属不能处理公事时,再呈文解任亦不晚。”驻藏大臣在是否同意噶伦噶勒藏云丹的解任恳求上起到了终究决议效果。  关于经济赋税方面。驻藏大臣将触及兵民需求的业务放到较为杰出的位置,这在档案中有清楚的表现。如在《为西藏驿站设置粮仓及籴粮事》中,驻藏大臣依据朝廷旨意,要求察木多近地川藏交界处某驿站“尊奉训谕,一体准备,日久集多,酌情定量,各付辖下管粮官弁,结合当地景象,免除谷粮、青稞及小麦,依照各地粮价,每年籴除五六百石……若有不肖之徒贱价籴入、勒索强买、中饱私囊等弊,即行参奏,严办治罪……。察木多以西那曲两地驿库所在赋税及每年籴入(拟可参照)……”此件档案不只记载了驻藏大臣对各驿站运用赋税的监管职责,也可依据存粮数计算出其时西藏每个驿站所驻有的兵丁。此外,一些档案还记载了驻藏大臣为筹集赋税之事恳求乾隆皇帝“俞允圣主施以天恩”,延期两年交给赋税款的恳求,也有年例赈济当地、施舍寺庙所需赋税物品的记载。  值得注意的是,达赖喇嘛及西藏当地官员文书中保留了许多当地政教领袖经过驻藏大臣叩谢皇恩的记载。如蒙古文档案所记载的《贝勒颇罗鼐为谢恩事呈乾隆皇帝奏折》,内称“小人颇罗鼐我率噶伦、第巴、仲科,侍卫、迎候敕书,迎候布达拉宫,达喇嘛、主事等授达赖喇嘛以敕书。继而赐予我大行皇帝曼殊室利大圣主之衣帽,小人颇罗鼐我高举并供奉,叩谢天恩而受之……”。还有一件蒙古文档案《(八世)达赖喇嘛奏为颁给金奔巴瓶一事谢恩折》,历数崇德七年(1642年)以来历代君主对西藏的恩德及平乱致治的功劳,真挚叩谢乾隆皇帝赐予金奔巴瓶。谢恩折内称“承奉圣主高厚鸿恩,万无酬谢。钦惟,我大清崇德七年,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厄鲁特固始汗一起差遣使者进贡以来,世受恩养……。今又奉谕颁给金奔巴瓶,掣签以定转世灵童,实为除掉‘寻求乱指’等情弊,(此)圣意深远”。当朝廷派大臣惠伦等人将金奔巴瓶送到拉萨时,达赖喇嘛领着僧众,诵经祈求,非常忠诚。“达赖喇嘛等欢心感颂景象见于辞色,一切供奉金奔巴瓶缘由除惠伦自行具奏,达赖喇嘛呈上谢恩哈达一方,佛一尊……”  前史是最好的教科书,档案又是最具说服力的前史记录。这批蒙满文档案除录入很多归类可考的皇帝谕旨、诏书、敕谕,奏折、部衙与各大臣文书、西藏政教上层给驻藏大臣的呈文外,还有一些欠好归类的什物清单、各民族互通问询的信函、表里蒙古盟旗王公给达赖喇嘛及西藏政教上层的呈文,进藏熬茶运用的路票、脚费单据等有形的存档,内容非常丰厚。它既实在记录了前史上中心政府处理西藏的前史,又生动展示了我国多民族一起开展、一起昌盛,彼此往来沟通融合的前史画卷。这些档案的发布,不只为深入研究元、清两朝对西藏的有用处理的前史、宏扬中华文化供给有力支撑,更为重要的是,这批蒙满文档案的发布,将进一步复原前史本相,戳穿某些心怀叵测的实力环绕西藏前史分布的种种谎话,必将对保护祖国一致,加强民族团结发生深远而活跃的影响。

发表评论